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七返九還的空間 > 博客
趙伯平管理專著: 《中國企業的病根子》連載七十
2020-03-24 21:17:31

(說明:本書先后成為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學、密歇根大學、悉尼大學、墨爾本大學、南洋理工大學、香港大學等世界一流學府的圖書館藏。)

下篇:中國企業的病根子

21、我家我族主義

我家我族主義

在漫長的中國農耕社會中,國與家是緊密相連的,天下是一家一姓之天下,國是家的擴張,家是國的雛形。大男人們只要修好身,齊好家,就有希望去治國平天下。但既然如此,為何中國人深厚的家族情結沒有進一步擴展成為深厚的國家情結呢?這正是我為什么要將慣常的家族主義,改為我家我族主義的原因。

它不是一個嘩眾的的噱頭,加上兩個“我”字,答案就簡單明了。我是一家之長,家的核心,家的靈魂,妻子兒女都是我的附屬品。我在則家在,四世同堂,五世同堂;我亡則家亡,子女各奔前程,兄弟分道揚鑣;家是擴大了的自我,家族主義說白了就是以家長、族長為中心的個人主義,自私自利主義。我愛我家,因為家是我的小王國,我在家中享有絕對權威,我當然會極力維護家的穩定,致力于家的興旺。西方人的家庭觀之所以相對淡薄,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家庭成員之間的關系比較平等,不存在誰服從誰。要說服從、占有那也是相互的、對等的,西方人如果家庭觀念重,大多是基于情愛,而不是象中國人基于權威。

官家雖然也是一種家,但對于普通的一員來說,他不是這個家的主體,他對這個家的感情不會象對自己的小家那樣強烈。對官家最熱心,最關注的人一定是在官家中居于核心地位的官長。官長的個人利益與官家的興衰息息相關,官長是官家的家長,享有絕對的威權。

國家固然是擴大了的小家,但國家對他的子民來說又太抽象,太神秘。他不如小家對子民來得具體實在,每天的開門七件事自己能掰著指頭算出來,妻子兒女一睜眼就能看到。再說我作為一介草民,在國家中微不足道,國家的好壞與我個人的利益并無多大關系,關心國家的只能是君父和他的臣子們,他們的切身利益才和國家發生直接的,有形的聯系。所以我那深厚的家族情結也不會向前擴展為同樣深厚的國家情結。

我家我族主義要求個人服從家族,個人的一言一行必須符合家族的愿望,符合身份角色的要求。當個人的愛好與追求與家族的利益發生沖突時,個人須無條件按家族的意志行事,兒子雖擅長于醫學,但家族是書香門弟,官宦世家,做兒子的只好忍痛割愛,去讀書做官。

我家我族主義不允許任何人包括家長、族長做出有損于家族聲譽的事,誰犯禁誰就要受到家法族規的嚴厲懲罰。家法族規的嚴酷往往不亞于國法。當然家長、族長在家族中的特殊地位,他們犯了禁,容易被掩蓋。

強烈的我家我族主義,使中國人產生了鮮明的親疏?傾向,一方面對家族內的人親情大于法,胳膊朝里彎不朝外彎;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任人唯親;大家之內有小家,親一點好一點;上陣要靠父子兵,打虎要靠親兄弟,有危險的地方,只有父子兵親兄弟才可信;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朋友之間雖無血緣關系,但離家出門就是一家人;朋友關系,同鄉關系乃是我家我族主義的外延。另一方面對家族外的人一百二十個不放心,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非我家類,其心必異。

敬請關注趙伯平的微信公眾號:zbpglzx2016

趙伯平(管理咨詢專業,擅長領域:企業文化、戰略規劃、組織設計、人力資源,[email protected]

趙伯平的四本管理“鳴”著:

最早發現《中國企業的病根子》;

于是提出《三階梯管理》(已出版);

然后主張《以權威破除權威》(已出版);

進而呼吁《從狼性文化到磁性文化》(已完稿,待出版,有意向的出版機構請郵件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