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七返九還的空間 > 博客
趙伯平管理專著: 《中國企業的病根子》連載七十二
2020-04-07 20:59:41

(說明:本書先后成為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學、密歇根大學、悉尼大學、墨爾本大學、南洋理工大學、香港大學等世界一流學府的圖書館藏。)

下篇:中國企業的病根子

23、清談與消閑

如果把“偷得浮生半日閑”和老話“中國人民是勤勞勇敢的人民”放在一起,那十有八九的人要以為中國農耕社會的飲食男女們會天天忙得不可開交,腳不著地了。那真是莫大的誤會,咱中國人從古到今啥也不愁,就愁時間過得太慢,有勁沒處使。

不信去請教一下主張國粹的諸君,老祖宗為咱留下了多少消磨時間的寶貴遺產,琴棋書畫、飲酒作詩、種花弄草、烹茗養鳥、斗雞走狗、賞明月、玩骨董、垂釣于碧溪之上、醉心于山水之間、吹牛皮、搓麻將、嗑瓜子、打賭,哪一個不讓西洋人暗暗稱奇?

消磨時間在名士雅人叫清談,在販夫走卒叫消閑,各有各的專業,各有各的技術。按理為發揚國粹計,我應心誠意真地對祖宗遺產作一番精細的介紹,但囿于本人的孤陋寡聞,委實慚愧得很,只有打起精神,靠東張西羅幾個來充充數,貽笑大方之處在所難免,請海涵!

先來看雅人名士的清談。清談即清風明月之談,清高之談。一個清字把清談與名利之談,治國安邦之談遠遠地隔離開來,在名士雅人們那里爭名奪利、治國安邦都是些俗不可耐之事,都是污泥濁水,不值得花費心思。只有十日一山,五日一水的畫;半個鐘頭落一子的棋,為一字推來敲去,忘我忘形的詩;不惜花去一天的時間方能喝上一杯的茶才是意趣高潔,才是人生至樂。鐘伯敬在他的《采雨詩》序中,有一段告訴同道的雅人們如何采集雨水以代惠泉煮茶的文字:

“雨連日夕,忽忽無春,采之瀹名,色香可奪惠泉。其法用白布,方五六尺,系其四角,而石壓其中央,以收四至之水,而置甕中庭受之,避雷者,惡其不詰也,終夕緦緦焉。慮水之不至,則亦不復知之有雨之苦矣,以欣代厭,亦居心轉境之一道也”。為吃一杯茶,用這么大力氣,任你有多少時間,也有法子消個精光。

再來看販夫走卒們消閑的范例。豐子愷先生對中國人嗑瓜子有著十分深切的感受:“所以我說發明吃瓜子的人是了不起的天才,而能盡量地享用瓜子的中國人,在消閑一道上真是了不起的積極的實行家。試看糖食店、南貨店里的瓜子的暢銷,試看茶樓、酒店、家庭中滿地的瓜子殼便可想見,中國人在‘格、呸’,‘的、的’的聲音中消磨去的時間,每年統計起來為數一定可驚,將來此道發展起來,恐怕全中國也可消滅在‘格、呸’,‘的、的’的聲音中呢!”

還有那雅俗共玩,老少咸宜的麻將??箲饡r有首記錄中國人如何消閑的小詩:一個中國人悶得發慌,兩個中國人就好商量,三個中國人做不成事,四個中國人麻將一場。把它運用到今天某些地方的某些人身上完全是恰如其分。每逢節假日,親朋好友間早就約好一日到誰家,二日到誰家,計劃的縝密緊湊,就是國家元首的出訪日程表也不過如此。三朋四友坐定,煙霧繚繞,吆五喝六,專心致志,廢寢忘食,每個人都當之無愧于特別能戰斗的光榮稱號。麻將對中國人的誘惑之大就連酷愛讀書作文的梁任公也不能抵御,他老先生的名人名言是:“只有讀書可以忘記打牌,只有打牌可以忘記讀書?!?/span>

初看中國農耕社會的人們將全副精神付之于清談和消閑,覺得不可理喻,但仔細思量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事,不是他們對正經的事業不感興趣,天生懶惰,而是委實在正經的事業上無事可做。一個人從呱呱墜地的那一刻起,患孝仁義,三綱五常就規定了他一輩子該做什么事,吃什么飯,扮演什么角色。在密不透風的禮治體系內,個人幾乎沒有什么發揮自身潛力的空間,只有乖乖順從的份。于是,智識階層只好把大量過剩的精力、時間投入到清談中,去獨釣寒江雪,去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去致力于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的格調創新,于細微深處見精神,于玄而又玄中見才情。一朝名士雅人的虛名到手,則人生得到升華,自我得以實現。

同理,愚民階層只有專注于吹牛打賭,比誰嗓門高,比誰牛皮大, 靠同伙的嘖嘖聲,獲得勝人一籌的快感,飄飄然,昏昏然。

敬請關注趙伯平的微信公眾號:zbpglzx2016

趙伯平(管理咨詢專業,擅長領域:企業文化、戰略規劃、組織設計、人力資源,[email protected]

趙伯平的四本管理“鳴”著:

最早發現《中國企業的病根子》;

于是提出《三階梯管理》(已出版);

然后主張《以權威破除權威》(已出版);

進而呼吁《從狼性文化到磁性文化》(已完稿,待出版,有意向的出版機構請郵件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