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manbvv_198的空間 > 博客
瑞幸與樂視:生于逆向工程 死于逆向工程
2020-04-08 09:39:03 | 瑞幸 , 樂視
(原標題:瑞幸與樂視:生于逆向工程,死于逆向工程)

樂視、瑞幸,這兩個逆向工程的踐行者,都走向造假,背后是否有某種必然性?

黃小鵬

從開出第一家門店到登陸納斯達克,只花了8個月,而從風光上市到造假驚天丑聞爆發,股價一瀉千里,不到11個月時間,瑞幸咖啡的故事,魔幻得像衛星上天墜地的軌跡。

丑聞爆發前,市場對瑞幸就有分歧,爭議核心是“虧損賺流量”的商業模式能否通向最終成功。在樂觀者看來,“巨大的市場想象空間+資本引領下的逆向工程式操作=快速成功”。市場潛力之大不用說,14億正在富裕的中國人讓人想起當年“只要將上衣下擺加長一英寸,英格蘭棉布就永遠不愁銷路”,既然市場這么好,接下來只要通過“逆向工程”就可以拷貝競爭對手的成功,甚至完全可以比競爭對手更成功了。

瑞幸正是一個逆向工程金融天神團隊的產物,在這個天團操作下,瑞幸門店數量很快就可趕超星巴克,預計三、四年后收入、杯量也有望超過星巴克。與瑞幸比,星巴克的發展速度真是比蝸牛還要慢:1971年成立,1992年才登陸資本市場,2018年才實現年營收247億美元??纯慈鹦一鸺阍黾拥拈T店數量,指數級增長的銷售額,再看看星巴克800億美元的市值,資本市場能不為卿發狂?

火箭升空快,摔下來也快,只是沒想到用的是假燃料。瑞幸爆雷之前,筆者并沒有特地研究它,但憑直覺感覺到這家公司不靠譜,不是擔心它背后這個天團水平不行,而是擔心它的水平太行了,也壓根兒沒去懷疑它造假,對瑞幸沒信心源于一個最樸素的認識:咖啡作為一種飲料消費品,其品牌形成是一個非常緩慢的過程,客戶依賴感的培養需要極長的時間,這個慢變量行業真的不是很適合用這么猛烈的資本手法去搞的。

瑞幸坍塌令我想到樂視的敗亡,兩者都引發過資本市場的狂熱,都引發過商業模式能否成功的爭議,也都引發過造假的懷疑,但很少人意識到,兩者都因逆向工程而生,因逆向工程而死。

兩者都有引發狂熱的外部環境,一個是“14億人上衣下擺”的巨大想象空間,一個手握“生態化反”核武器。對標巨頭、并采用逆向工程的方式快速超越,瑞幸靠的是一個團隊嚴絲合縫的設計,樂視的愿景更多出自賈躍亭個人狂想,這是它們稍有不同之處。

至今還有一些人為樂視的衰亡感到惋惜,認為它的宏圖偉業令人激動,計劃沒問題,只是沒執行好,但他們沒有去看看真正的生態化巨頭的成長之路。沒有一個成功的生態巨頭是事先設計出來的,谷歌、蘋果、微軟、騰訊、阿里,都是在某特定產業或產品獲得王者地位后,才自然生長出生態威力的,樂視混跡視頻行業十余年卻穩居第二梯隊,通過描繪一個讓人血脈僨張的前景,以融資來實施逆向工程,一兩年、兩三年達到巨頭們十幾二十年形成的地位,很多人選擇相信,說明夢想的力量真大。

最后,兩者都失敗了,瑞幸敗于用閃電戰術去做慢變量的產品和行業,樂視敗于把屋頂倒置為地基。做實業是很慢的,特別是做消費品牌,做生態也是慢的,且成功需要機運相助,但在金融玩家們看來,這些都不是問題,我們有錢,我們可以拆解成功者的成功密碼,我們可以采取不對稱戰略,以巨大的虧損迅速地獲得用戶和市場,戰而勝之,總之,我們可以通過逆向工程的方式,十倍速、百倍速地創造財富。

金融對實業的助推作用不能否認,但若這種助推關系異化成倒置關系,當逆向工程大師被社會過分崇拜時,危險就臨近了。當宇宙加速度趕不上金融食物鏈頂端人士的貪婪時,各種怪象都可能發生。樂視、瑞幸,這兩個逆向工程的踐行者,都走向造假,背后是否有某種必然性?這是值得所有人,特別是懷揣夢想的中小投資者深思的。

來源:證券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