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君子許諾的空間 > 博客
真正決定一個人命運的,不是目標,而是“心智”!
2020-06-01 09:43:39 | 命運 , 目標 , 心智
人與人最大的差別,不是由目標決定的,而是取決于“心智”。為啥這么說呢?好比生活中我們常說,你永遠不要試圖去改變一個人。這句話的最后其實丟了兩個字——心智。

換句話說,一個人對事物的觀點、情緒、態度或行動,都有可能在外界的干擾下獲得某種改變。唯獨只有心智,它很難輕易被任何人改變。

比如,《商戰》這本書中提到,商業的競爭本質不在市場,而在于如何搶占顧客的心智。又如,《孫子兵法》中談到的“道天地將法”,這里的“道”指的是人心,即你若想獲得成功,就要俘獲大多數人的心智。

為什么當我們想喝可樂的時候,首先腦海中閃過的是可口可樂?因為它已經以封鎖品類的方式占領了我們的心智,并且在有效的時間窗口內,穩固了地位。

所以我才時常認為,人生最可怕的不是缺乏目標,而是你壓根兒無法識別自己的心智。

01

所謂的迷茫,

它來自于一個人的欲望。

最近一段時間,我的后臺時常會收到有人留言,說自己十分迷茫。

總結起來,大概可以歸類為2種:

1)?過著自己不想要的生活,心累;

2)?不知道未來該何去何從,心慌。

如果換做你,也許會建議他們為自己尋找一個可實現的具體目標。事實上,我也是這么做的。然而,之后我卻發現,有些人過了一段時間仍然會跑過來抱怨,說自己即便有了目標,心里依然會感到迷茫。

于是,我問他們究竟迷茫什么,結果換回來的多半是以下回答:

大體目標是有了,但我卻不知道如何實現;需要學(做)的事情太多了,一時間不知道如何下手…

面對這樣的回答,你也許會覺得這些人過于缺乏耐心。所謂“日拱一卒,功不唐捐”,這點道理難道他們都不懂嗎?答案恰恰相反。我發現很多身處迷茫的人,都對“成長”抱有更大的欲望,他們忠愛于加班加點、恨不得日夜連軸。

然而可惜的是,他們從未按照過自己真實的意愿去活。

02

我們人生中大多數的決定,

都是別人幫你做出的選擇。

弗洛伊德認為,一個成年人其實有3種人格結構,分別是:本我、自我、超我。

本我,指的是人性中最原始的本能,比如佛教所說的“貪嗔癡慢疑”;超我,代表集體共識,它是人格中的管理者,好比當下時代的公序良俗;自我,它是前兩者的協調機構,不斷以現實的原則平衡理性和感性。

簡單理解,本我即“我想要”,自我是“我能要”,而超我則是“我應該要”。

舉個例子來說。有一天你走在大街上,對面迎來了一個“九頭身”的美女。

這時候“本我”產生了色欲,你忍不住想多看兩眼。突然,“超我”出現了。你想起自己家中的女友,認為這種舉動忒沒道德,自己心中備受譴責。于是,“本我”與“超我”燃起了一場激烈的戰斗,而“自我”則是中間的調停者。

其實,從上述的情景中我們可以發現,雖然本我與超我很多時候是對立矛盾的,但這兩者之間卻不存在什么絕對的正確。所謂的是非功過,不過是你在大腦中自我勾勒出的一筆資產,取決于本我和超我各占了多少“心智份額”。

怎么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呢?例如,在商業營銷中有種打法,叫做“品類封殺”,即在有效的時間窗口內,盡可能讓自己的產品服務,作為一種品類植入到消費者的認知當中。

好比累了困了喝紅牛、怕上火喝王老吉、果凍就吃喜之郎、烤鴨就吃全聚德、安全租車選神州…

這樣做的最大好處,是能夠幫助你獲得一種獨特的先發優勢,也就是當消費者因某種場景觸發到行為時,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你。

英國博物學家托馬斯·赫胥黎曾說過:“人類心智最深的惡,是盲信而不求證”。

簡單來說,超我的背后并非是真理,它只不過是一種集體共識,亦可能是種集體偏見。它所造成的直接結果,就是讓人陷入一種從眾心理。

比如,當我們談到汽車的安全性時,很多人會想到沃爾沃。

可事實上,在一次國際性的汽車安全標準測試中,沃爾沃連前三都沒有擠進,排在前兩位的分別是奔馳和寶馬。

由此可見,我們人生中大大小小的決定,很多時候并非出自于內心真正的思考,而也許是周圍人早早就幫你做出了選擇。

03

多數人只會說“我應該要”,

卻忘記了自己“為什么要”。

所以,回過頭來看:到底什么是心智?心智,指的是一個人對已知事物的沉淀和存儲,說白了,就是你在做任何一件事情時的思維定勢。

一個人的心智模式決定了他看待問題時的角度,它是由家庭、教育、閱歷、人際等隨著時間逐漸積累形成的,是你身體里“看不見的”實際操控者。

如果套用時下互聯網圈推崇的“第一性原理”,那么一個人的心智,就相當于其人生操作系統中最根本的原點。

換句話說,判斷一個人心智是否成熟,本質上要看他的本我和超我,是否能達到有效平衡。

倘若想達到這種平衡,就需要時不時的用一種“原點思維”來審視當下所遇到的困難。舉例而言。很久以前,在南京清涼寺里有個叫法燈的和尚,生性豪放不羈,不講清規戒律。因此,大家都瞧不起他,唯獨除了該寺的長老法眼。

有一天,法眼和尚突然問大家:“有一顆金鈴系在猛虎的脖子上,誰能把它解下來?”眾和尚面面相覷,無一能對。此時,法燈恰好從外面進來,不假思索地說:“誰能把鈴系上去,誰就能把鈴解下來?!焙髞?,眾和尚都對他的智慧欽佩不已。

也許你已經猜到了,上述故事便是“解鈴還須系鈴人”這句諺語的由來。所謂原點思維,就是讓我們回歸事情的本源,去重新思考問題的心智模式。

好比一個人之所以會迷茫,往往是在盤根錯節的目標下,只盯著“我應該要”(超我),而忘記了自己原本“為什么要”(本我)。

又如一個創業者想通過努力創造財富,用盡了所有手段、嘗試了各種方向,突然大環境一變,一口氣沒了、持續動力跟不上,反而不知道下一步該走么走了。

我們之所以會常常陷入以上的困局,正是因為多數人寧愿按照“自以為”的集體共識去活,卻從不愿接納事情原本的面貌。

04

所謂“心智成熟”,

不過是懂得“接納自我”。

記得有一次任正非接受采訪,記者挑釁地提了一個問題,有人說華為是全球電信業的‘中國頭狼’,可我覺得華為的產品并非一流,請問華為相比其他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

你猜任正非怎么回答的?他說:“我們的產品也許不是最好的,但那又怎樣?什么是核心競爭力?選擇我們而不選擇別人的產品,就是華為的核心競爭力…回到商業原點,企業之所以發展,關鍵在于能與顧客保持‘買與賣’的可持續交換。故曰:企業即顧客?!?/div>

任正非的話,是站在自我認知的原點上,狠狠揭示出了商業的本質。

換個角度說,什么是真正的核心競爭力?在我看來,它是由顧客的認知決定的。顧客喜歡你,你就有競爭力;顧客不買賬,你再怎么自圓其說也是白搭。

據我觀察,一個越善于用“原點思維”看待問題的人,就越容易發現問題的本質。好比回過頭來說,迷茫的本質,其實就是“認知大于事實”。

一個人的“認知”,包括你對自己的期待、別人對你的評價;而“現實”呢?則是你現有的能力,以及你真正感興趣的事情。

試想一下,人一生下來會迷茫嗎?答案當然是不會!因為迷茫是一種情緒,它產生自“理想的你”與“現實中的你”在不斷攀比。既然迷茫是一種情緒,那處理情緒的最佳方式不是克服,而是接納。

好比我特別喜歡《正陽門下小女人》這部劇中,由蔣雯麗飾演角色中最后所說的一句話:“所謂的寬容,不是原諒別人,而是接納自己?!?/div>

說白了,很多人之所以被成長的現實所羈絆,絕大程度上是因為無法接納真實的自己。自我接納不等于消極,而是人要學會回歸原點,按照感覺生活,按照自己的意志做選擇。

一個人心智是否成熟,并不是說你要依托別人的共識去生活。所謂的獨立思考,并非是按照別人預設的結果去延展,而是要求你回歸原點,面對問題尋找最本質的答案。

好比之前我提到曾國藩生前堅持寫日記,告訴自己要“吾日三省吾身”。他這么做是為什么呢?答案很簡單。因為“一個人的生命只能在自己的大腦里成長”。

你的心智有多閉塞,你的人生就多閉塞;你的心智有多寬廣,你的人生就有多寬廣。所以說,迷茫的人之所以迷茫,是因為他們早已忘記了出發的方向。

作者:墨多先生
來源:墨多先生(ID:mrmoduo)